りそうきょう

没有看到我孙子结婚,是比较可惜的。

爷爷小时候爱踢毽,从大黄狗尾巴上拔一缕毛,然后扎在三两个铜钱上,就成了一个自制的毽。

原来爷爷的家也是个大户人家,有钱有地。爷爷的爷爷排行老三,人称“老马三哥”。爷爷家原来住的一个屯子,那时总有“胡子”——就是土匪——出现。胡子来了要挨家挨户进去,吃喝,顺带拿走一些财物。
但胡子不敢随便进爷爷家,应该是敬畏这个老马三哥。
爷爷排行也是老三,爷爷哥几个都要躲在炕底下。
胡子进屋前先得喊一通,老马三哥,我们不去你家,放心吧。爷爷的爷爷也要喊道,来吧,但你一个来了就行,别人不能过来。这顿饭还是要请那个胡子头吃的,吃过饭后,此次就此完了。
那时,爷爷只是个孩子。

后来土地改革,越穷的人越有权力。因为爷爷家和屯子里最穷的人关系还不错,所以家庭成分被定为中农而不是富农。这样,家被分了,只留下一点财产。
被分家之后,一部分人从吉林当地往南去了辽宁,而爷爷哥几个则往北来到了黑龙江。
爷爷说,到了哈尔滨以后就先买了一双新布鞋,把原来破得不像样的鞋扔在了火车道旁。之后在爷爷的姐夫的帮助下,在哈尔滨安了家。
那时,爷爷还是个青年。

等到爸爸结婚生子,爷爷也不曾说起过太多。但在仅有的一点印象中,爷爷总是面带笑容,满面春风。
那时,爷爷就是个中年人。

我上过两天幼儿园,可是据说哭了两天。于是不再去幼儿园了,每天在家有奶奶看我。我至今仍记得每天下午三四点那温暖的夕阳中,我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那种沐浴在夕阳中的感受,每次我洗澡时全身刚刚浸泡在热水中,就能深刻地记起。
期待着爷爷回来。爷爷骑着一台很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冬天穿着羊皮大衣,带着朴素的皮帽;夏天穿着一件汗衫。
又过了两年我上学前班了,因为学校和爷爷工作的地点同路,于是每天早上爷爷依旧骑着那台二八车,只不过车前梁上多了个我。不顾雨雪风霜,爷爷送我上学的这一路上,我总是快乐地望着一切。
那时,爷爷已年过半百。

二年级以后,我终于把去学校的路弄清楚,并且认识了可以一起上学的同伴,爷爷也不用再辛苦的蹬着那台二八车。上了初二,我家买了房子,爷爷的三个儿女各自搬开居住,爷爷奶奶也搬出了那个平房,住进了楼房,从此我们的见面时间和机会也越来越少。
奶奶得了半身不遂,可是只有爷爷一个人在照料,怎么说呢,两个人相依为命,这么形容吧。记得高中时,每隔两三个星期儿女们才去聚会一次,有时只有我一个人去,爷爷就做很多我爱吃的东西,然后跟我讲述文章开始时的那些故事。用爷爷的话说,那时候的故事如果写出来的话,可以写本书了,可是现在这本书应该永远也写不成了吧。
那时,爷爷都年过花甲了。

大约半年前,爷爷被查出患了肺癌,时常被送进医院。爷爷也知道自己不能长久了,可是因为惦记半身不遂的奶奶,才坚持吃药,他说只要能再活个五年,把奶奶照顾到死去,他也没什么可惦记的了。爷爷从此变得忧郁了很多,可是在我面前还是保持着那种欢乐的笑容,继续给我做好吃的东西。
那时,爷爷恰好古稀之年。

半个月前,爷爷的病情突然加重,因为肺部肿瘤的增长阻塞了食道,导致吃不进东西,甚至连水都喝不下去。我去看爷爷,爷爷要我吃桃,爷爷说,我从来没馋过什么东西,可是现在看我看你吃桃,我都馋得不行了。爷爷患有糖尿病,平时很少吃水果,更没说过“馋”这个字。爷爷还说,等我明儿病好了,我非得买一斤牛奶,自己喝个痛快。现在的爷爷,瘦得不像样,胳膊、大腿都跟我的手腕一样瘦,身体只能看见条条肋骨,他站起来我都怕他摔倒。
一个星期前,我见到清醒的爷爷的最后一面,爷爷要吃个西瓜,我切了几块,爷爷吃了很小很小的两块。
昨天,我见到的爷爷已经不能说话、看不到东西、呼吸困难了。他四肢渐渐变凉,脉相混乱。我只能握着那只粗糙的大手,用我的体温来让他变暖。这时的爷爷意识时有时无,有意识的时候也只能点头摇头,不过思维倒是清晰的,能认出我的声音。爷爷四肢变冷,身体却在发烫,我知道爷爷难受,不是身体的,因为身体的感觉已经没有了,爷爷是心里难受,那种全身器官逐渐停止工作的感受,绝不是轻易能忍受的。
就这样,爷爷撑了一个晚上,今天上午,就在我上完第一节课的时候,爷爷就永远的离开了。
从此,爷爷再也不会回来了。

爷爷,这辈子谢谢你,你辛苦了。


 


[2007/07/23 23:01] | 未分类
引用:(0) |

没有看到我孙子结婚,是比较可惜的。

爷爷小时候爱踢毽,从大黄狗尾巴上拔一缕毛,然后扎在三两个铜钱上,就成了一个自制的毽。

原来爷爷的家也是个大户人家,有钱有地。爷爷的爷爷排行老三,人称“老马三哥”。爷爷家原来住的一个屯子,那时总有“胡子”——就是土匪——出现。胡子来了要挨家挨户进去,吃喝,顺带拿走一些财物。
但胡子不敢随便进爷爷家,应该是敬畏这个老马三哥。
爷爷排行也是老三,爷爷哥几个都要躲在炕底下。
胡子进屋前先得喊一通,老马三哥,我们不去你家,放心吧。爷爷的爷爷也要喊道,来吧,但你一个来了就行,别人不能过来。这顿饭还是要请那个胡子头吃的,吃过饭后,此次就此完了。
那时,爷爷只是个孩子。

后来土地改革,越穷的人越有权力。因为爷爷家和屯子里最穷的人关系还不错,所以家庭成分被定为中农而不是富农。这样,家被分了,只留下一点财产。
被分家之后,一部分人从吉林当地往南去了辽宁,而爷爷哥几个则往北来到了黑龙江。
爷爷说,到了哈尔滨以后就先买了一双新布鞋,把原来破得不像样的鞋扔在了火车道旁。之后在爷爷的姐夫的帮助下,在哈尔滨安了家。
那时,爷爷还是个青年。

等到爸爸结婚生子,爷爷也不曾说起过太多。但在仅有的一点印象中,爷爷总是面带笑容,满面春风。
那时,爷爷就是个中年人。

我上过两天幼儿园,可是据说哭了两天。于是不再去幼儿园了,每天在家有奶奶看我。我至今仍记得每天下午三四点那温暖的夕阳中,我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那种沐浴在夕阳中的感受,每次我洗澡时全身刚刚浸泡在热水中,就能深刻地记起。
期待着爷爷回来。爷爷骑着一台很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冬天穿着羊皮大衣,带着朴素的皮帽;夏天穿着一件汗衫。
又过了两年我上学前班了,因为学校和爷爷工作的地点同路,于是每天早上爷爷依旧骑着那台二八车,只不过车前梁上多了个我。不顾雨雪风霜,爷爷送我上学的这一路上,我总是快乐地望着一切。
那时,爷爷已年过半百。

二年级以后,我终于把去学校的路弄清楚,并且认识了可以一起上学的同伴,爷爷也不用再辛苦的蹬着那台二八车。上了初二,我家买了房子,爷爷的三个儿女各自搬开居住,爷爷奶奶也搬出了那个平房,住进了楼房,从此我们的见面时间和机会也越来越少。
奶奶得了半身不遂,可是只有爷爷一个人在照料,怎么说呢,两个人相依为命,这么形容吧。记得高中时,每隔两三个星期儿女们才去聚会一次,有时只有我一个人去,爷爷就做很多我爱吃的东西,然后跟我讲述文章开始时的那些故事。用爷爷的话说,那时候的故事如果写出来的话,可以写本书了,可是现在这本书应该永远也写不成了吧。
那时,爷爷都年过花甲了。

大约半年前,爷爷被查出患了肺癌,时常被送进医院。爷爷也知道自己不能长久了,可是因为惦记半身不遂的奶奶,才坚持吃药,他说只要能再活个五年,把奶奶照顾到死去,他也没什么可惦记的了。爷爷从此变得忧郁了很多,可是在我面前还是保持着那种欢乐的笑容,继续给我做好吃的东西。
那时,爷爷恰好古稀之年。

半个月前,爷爷的病情突然加重,因为肺部肿瘤的增长阻塞了食道,导致吃不进东西,甚至连水都喝不下去。我去看爷爷,爷爷要我吃桃,爷爷说,我从来没馋过什么东西,可是现在看我看你吃桃,我都馋得不行了。爷爷患有糖尿病,平时很少吃水果,更没说过“馋”这个字。爷爷还说,等我明儿病好了,我非得买一斤牛奶,自己喝个痛快。现在的爷爷,瘦得不像样,胳膊、大腿都跟我的手腕一样瘦,身体只能看见条条肋骨,他站起来我都怕他摔倒。
一个星期前,我见到清醒的爷爷的最后一面,爷爷要吃个西瓜,我切了几块,爷爷吃了很小很小的两块。
昨天,我见到的爷爷已经不能说话、看不到东西、呼吸困难了。他四肢渐渐变凉,脉相混乱。我只能握着那只粗糙的大手,用我的体温来让他变暖。这时的爷爷意识时有时无,有意识的时候也只能点头摇头,不过思维倒是清晰的,能认出我的声音。爷爷四肢变冷,身体却在发烫,我知道爷爷难受,不是身体的,因为身体的感觉已经没有了,爷爷是心里难受,那种全身器官逐渐停止工作的感受,绝不是轻易能忍受的。
就这样,爷爷撑了一个晚上,今天上午,就在我上完第一节课的时候,爷爷就永远的离开了。
从此,爷爷再也不会回来了。

爷爷,这辈子谢谢你,你辛苦了。


 


[2007/07/23 23:01] | 未分类
引用:(0) |
最近,我的爷爷病情严重了呢,肺癌。

没想到我的四位“老人”中,最先不行了的居然是我的爷爷,这个世界真是……

[2007/07/19 16:02] | 未分类
引用:(0) |
最近,我的爷爷病情严重了呢,肺癌。

没想到我的四位“老人”中,最先不行了的居然是我的爷爷,这个世界真是……

[2007/07/19 16:02] | 未分类
引用:(0) |
最近这个星期,连续做过3次“连续的梦”了。内容呢,分别是和一个女性相识,相恋,甚至是H……呃~可惜看不清楚长相的说……可能最近太累了吧……

[2007/07/02 10:28] | 未分类
引用:(0) |

No title
BUSHIDO
什么太累,分明是发春了......

留言:を閉じる▲
最近这个星期,连续做过3次“连续的梦”了。内容呢,分别是和一个女性相识,相恋,甚至是H……呃~可惜看不清楚长相的说……可能最近太累了吧……

[2007/07/02 10:28] | 未分类
引用:(0) |

No title
BUSHIDO
什么太累,分明是发春了......

留言:を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