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そうきょう
一点星光,一丝细雪
               ——11月11日、情侣、光棍与死死团的怨念光波

死死团:全称“去死去死团”或“情侣去死团”,自称为圣战团体,从动漫界蔓延到现实世界里来的真实存在着的团体。成员为常年被女生拒绝的男性光棍,口号为“情侣死ね”。他们大多在情人节或者圣诞节等特殊日子出现,聚集在一起身穿印有死死团团徽的黑色T恤,对街上路过的情侣双手十字交叉,发射“怨念光波”。

以上,动新对死死团的解释。

话说回来,独自享受一人生活的乐趣,就我个人来讲更趋向于“宅”向。匆匆走过街头之时,时常从一男一女一高一矮两人身旁穿过,向着自己的目的地飞驰而去的优越感;公车之上,自动地坐在最靠边的座位上把双人座位留给正向自己这边走来的两人的慷慨感;自己花自己的钱,自己支配自己的自由时间的自豪感——总觉得自己比那些游荡着的男男女女更懂得珍惜生命的分分秒秒。

小寒大寒又一年,爷爷教过我这句。独自在窗的这边,看着街上飘落的白雪,和白雪中牵手而过的情侣,他们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和我居高临下的快乐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并不是对情侣们的攻击。

面对冬季的到来,估计圣诞节时死死团又要有什么拆散情侣的诡异活动了。顺便感叹下,圣诞节又是我和我妈妈的生日,我已经存活了21个春秋了。在坚信“OTAKU都是善良之人,死死团都是热情之人”的情况下,我尝试解读死死团的教义和隐含的事实。

常年被异性拒绝,有怨念是必然的。这份怨念如果只靠“发射光波”就能解除的话,世界多美好啊…真正的怨念和内心的失落,是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那种内心的小小悸动和些许无奈,正造就了光棍的——韧性,嗯,没错。坚韧不拔,就是这种感觉。所以有伴侣的人不属于死死团这个圣战领域,所以情侣去死才是他们的口号,这不禁让我看到死死团员背后那个神圣的光环,似乎他们比任何人都能体会和珍惜各种来之不易的细小的情感。这也是我坚信他们都是热情之人的原因:恋爱是神圣的,全世界都会承认吧;死死团是圣战团体,不谋而合。

至于用尽各种手段拆散情侣么,姑且信之。死死团如果旨在于整顿滥情世界的话,我就必须要佩服——应该是敬佩他们了。大学三年了,看惯了多少聚散离合。用我的话说,聚散离合都已经不带有感情——我的意思是说,聚散离合本是人之常情——你能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么?那么既然恋爱是神圣的,真正的情侣就不会被圣战团体死死团所拆散,死死团就真正的在维护神圣世界的秩序(听起来好伟大= =!)。

结论,死死团就是在考验情侣之间的真正感情,真正的情侣间的羁绊,可不是那么随意就能被剪断的。如此看来,怨念光波也就成了祝福的光波了。你大可认为,有个伴侣是件光荣的事,在圣战团体对你们的祝福之中,你们也变成了不畏惧任何艰难险阻的真正的情侣。我没弄错的话,最近某天似乎是感恩节,感谢我们周围所有认识和不认识人。

一点星光,一丝细雪。我愿化作守护的骑士,屹立于此,直到[哔——]

......

...

.

 

[2007/11/24 15:18] | 未分类
引用:(0) |

No title
BUSHIDO
你很春心萌动.....

留言:を閉じる▲
一点星光,一丝细雪
               ——11月11日、情侣、光棍与死死团的怨念光波

死死团:全称“去死去死团”或“情侣去死团”,自称为圣战团体,从动漫界蔓延到现实世界里来的真实存在着的团体。成员为常年被女生拒绝的男性光棍,口号为“情侣死ね”。他们大多在情人节或者圣诞节等特殊日子出现,聚集在一起身穿印有死死团团徽的黑色T恤,对街上路过的情侣双手十字交叉,发射“怨念光波”。

以上,动新对死死团的解释。

话说回来,独自享受一人生活的乐趣,就我个人来讲更趋向于“宅”向。匆匆走过街头之时,时常从一男一女一高一矮两人身旁穿过,向着自己的目的地飞驰而去的优越感;公车之上,自动地坐在最靠边的座位上把双人座位留给正向自己这边走来的两人的慷慨感;自己花自己的钱,自己支配自己的自由时间的自豪感——总觉得自己比那些游荡着的男男女女更懂得珍惜生命的分分秒秒。

小寒大寒又一年,爷爷教过我这句。独自在窗的这边,看着街上飘落的白雪,和白雪中牵手而过的情侣,他们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和我居高临下的快乐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并不是对情侣们的攻击。

面对冬季的到来,估计圣诞节时死死团又要有什么拆散情侣的诡异活动了。顺便感叹下,圣诞节又是我和我妈妈的生日,我已经存活了21个春秋了。在坚信“OTAKU都是善良之人,死死团都是热情之人”的情况下,我尝试解读死死团的教义和隐含的事实。

常年被异性拒绝,有怨念是必然的。这份怨念如果只靠“发射光波”就能解除的话,世界多美好啊…真正的怨念和内心的失落,是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那种内心的小小悸动和些许无奈,正造就了光棍的——韧性,嗯,没错。坚韧不拔,就是这种感觉。所以有伴侣的人不属于死死团这个圣战领域,所以情侣去死才是他们的口号,这不禁让我看到死死团员背后那个神圣的光环,似乎他们比任何人都能体会和珍惜各种来之不易的细小的情感。这也是我坚信他们都是热情之人的原因:恋爱是神圣的,全世界都会承认吧;死死团是圣战团体,不谋而合。

至于用尽各种手段拆散情侣么,姑且信之。死死团如果旨在于整顿滥情世界的话,我就必须要佩服——应该是敬佩他们了。大学三年了,看惯了多少聚散离合。用我的话说,聚散离合都已经不带有感情——我的意思是说,聚散离合本是人之常情——你能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么?那么既然恋爱是神圣的,真正的情侣就不会被圣战团体死死团所拆散,死死团就真正的在维护神圣世界的秩序(听起来好伟大= =!)。

结论,死死团就是在考验情侣之间的真正感情,真正的情侣间的羁绊,可不是那么随意就能被剪断的。如此看来,怨念光波也就成了祝福的光波了。你大可认为,有个伴侣是件光荣的事,在圣战团体对你们的祝福之中,你们也变成了不畏惧任何艰难险阻的真正的情侣。我没弄错的话,最近某天似乎是感恩节,感谢我们周围所有认识和不认识人。

一点星光,一丝细雪。我愿化作守护的骑士,屹立于此,直到[哔——]

......

...

.

 

[2007/11/24 15:18] | 未分类
引用:(0) |

No title
BUSHIDO
你很春心萌动.....

留言:を閉じる▲

上层精灵的挽歌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和被遗忘者的传说

    收复风行者之塔时,无意之间捡到项链一条,很普通的项链,上面刻着:给希尔瓦娜斯,永远爱你的姐姐,奥蕾莉亚。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这不是幽暗城的女妖之王么。曾经面对过这个脾气有些暴躁的女王,我倒是一直对她很感兴趣。把项链交给她后,她果然狠狠地把它扔在地上,还对我大喊大叫。
    可是,就在我觉得她把我的好心不当回事,打算转身离开时,希尔瓦娜斯女王居然唱起了久远的辛多雷的歌。一时之间,昏暗的幽暗城里,浮现出几个高等精灵的灵魂,皇家大厅里飞舞着道道哀怨的白光,竟如同圣光般美丽。伴随着希尔瓦娜斯的歌声,她们共同哀悼曾经征战沙场的战士们。

    女王身旁的血骑士给了我一个小歌本,上面记载了这首歌的歌词:

            Anar'alah, anar'alah belore. 以日光之名!

             Sin'dorei. 血之子民

            Shindu fallah na. 他们快要突破防线了

             Sin'dorei. 血之子民

            Anar'alah. …光之名,他们快…

             Shindu sin'dorei. 血之子民

            Shindu fallah na. 他们快要突破防线了

             Sin'dorei. 血之子民

            Anar'alah belore. 以日光之名!

             Shindu sin'dorei. 血之子民

            Shindu fallah na. 他们快…

             Sin'dorei. 血之子民 

            Anar'alah belore. 他们快要突破防线了 

             Belore. 以日光之名!


    唱过这首有些哀怨的歌后,希尔瓦娜斯自言自语地重复了一句,Belore,随后跪下拾起了刚刚被她扔在地上的项链……

    这,这!原来希尔瓦娜斯并没有忘记往日的亲情!原来希尔瓦娜斯即使成了女妖,也没有失掉自我!她只是用对天灾仇敌的恨,掩饰了自己内心难以割舍却有不可能再次拥有的爱!这个长相并不强壮的女精灵,在她那灰暗的服饰之下隐藏着多少痛苦和忧伤。从天灾军团入侵时,战斗在第一线的游侠将军,到丧失自我的丑陋女妖,再到取回意识却早已和自己仅有的姐妹天各一方。难怪每次我见到她时,她总是脾气暴躁而语言尖锐;可是对待血精灵却意外地友善,这些身体娇小的血精灵都是她自己的兄弟姐妹啊,也许原本希尔瓦娜斯就是友善的吧,心中充满了对她再也无法挽回的家的爱吧。渐渐地,我觉得我终于可以理解这个可怜的女王的内心,更是非常非常钦佩这个女妖之王敢于面对自己的命运的勇气!
    至此,我也理解到,被遗忘者的意志的真谛。如果说牛头人是肉体是十分强健的话,他们的精神却是返朴归真,很热爱和平与自然的;如果说被遗忘者肉体残缺不全,不堪一击的话,他们的精神就是最坚韧不屈的。至此,我也终于理解到,被遗忘者们为什么都如此尖酸刻薄,为什么都如此暴躁,但却如此拥护他们的女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希尔瓦娜斯获得了自己的肉体之后,终究无法恢复到往日的高等精灵的游侠将军,世事变迁啊。希尔瓦娜斯给了这些原本应该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死者们一个复活的机会,这些被遗忘者当然更是珍惜这个难得的时机,即使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即使与往日的亲人战友刀刃相向,即使随时都会粉身碎骨,他们也要凭借被遗忘者的意志,通通都是,为了希尔瓦娜斯的胜利!
    最后,引用牛头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愿风,指引你的道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既然你名为风行者,就祝愿自由之风早日引你前行,你的去向,又将是何方呢……

 


希尔瓦娜斯
       “我们不再是亡灵天灾的一员了。从现在起,我们是被遗忘者[The Forsaken]。我们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的路,恐惧魔王,消灭掉所有挡路的人。”


      名字: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亡灵)  
      英文:SylvanasWindrunner  
      种族:高等精灵  
      职业:女妖之王  
      称号:黑暗女王[DarkLady]  
      阵营:被遗忘者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高等精灵游侠领袖。
      温雷萨·风行者、希尔瓦娜丝·风行者、奥蕾莉亚·风行者,这三人是同胞姐妹,被世人称为风行者三姊妹。其中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和她的游侠部队在阿尔萨斯大举入侵之际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还是未能阻止亡灵大军层层压境。目空一切的阿尔萨斯率领亡灵军团突破奎尔萨拉斯魔法森林的重重防线,最终一举攻下银月城。在轻松击败了高等精灵薄弱的最后抵抗之后,阿尔萨斯又一次开始了血腥的屠城,他将那些阵亡的女高等精灵统统转化成为了女妖[Banshee],受制于巫妖王的精神奴役。其中游侠领袖希尔瓦娜斯也被阿尔萨斯用诅咒魔剑霜之哀伤残忍杀害——不过她不幸的灵魂并没有因此得到安息,而是被黑暗力量转化成为了女妖之王,同样束缚在巫妖王的精神控制之下。
       
      当阿尔萨斯随燃烧军团出征卡利姆多的时候,女妖王则与克尔苏加德一起留在了洛丹伦。直到巫妖王因受伊利丹咒语攻击而力量逐渐减弱之时,希尔瓦娜斯与那些手下的女妖们才渐渐从耐奥祖的精神桎梏中解脱出来。与此同时,负责监视巫妖王的三位恐惧魔王瓦瑞玛萨斯[Varimathras],巴纳泽尔[Balnazzar]和德瑟若克[Detheroc]正打算借机除掉巫妖王最得意的下属阿尔萨斯,继而征服并统治洛丹伦大陆。
       
      这些恐惧魔王原本是泰坦世界的敌人,曾被萨格拉斯击败并关押起来。后来由于萨格拉斯的背叛而又被释放了出来成为燃烧军团的爪牙,同时直接听命于基尔加丹的差遣。在提克迪奥斯随军出征之际,这三位恐惧魔王则留在了洛丹伦。不过,这些恐惧魔王在听说了阿克蒙德阵亡和燃烧军团主力全军覆灭之后,开始暗地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和女妖王希尔瓦娜斯一样,他们三位也发现巫妖王和阿尔萨斯的力量正在减退——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就在阿尔萨斯准备启程前往诺森德的前一天深夜,希尔瓦娜斯于沼泽地秘密会谋了三位恐惧魔王。她想带领女妖们彻底脱离巫妖王的控制,并决计杀死阿尔萨斯为所有在保卫奎尔萨拉斯和银月城阵亡的高等精灵报仇。恐惧魔王也在寻找机会除掉阿尔萨斯。他们想拉拢女妖王,但希尔瓦娜斯却说要用自己的方式干掉阿尔萨斯。
       
      次日,恐惧魔王派兵伏击了毫无防备的阿尔萨斯。在一些忠勇的亡灵战士的护卫之下,死亡骑士方才逃出魔王们设下的重重埋伏。行至郊外,这时候一群女妖挡住了阿尔萨斯的去路,她们使他相信是女妖王派来保护阿尔萨斯的。鉴于形势紧迫由不得多说,阿尔萨斯沿着昏暗的林荫小道一路跟着女妖们来到一片密林之中。原来希尔瓦娜斯早已设下圈套——女妖们迅速围攻并杀死了阿尔萨斯身边的亡灵战士。正当死亡骑士恼羞成怒之时,一支飞箭射中了他的身体。虽然目前并不清楚这支魔箭将会对阿尔萨斯造成怎样的伤害,但看样子希尔瓦娜斯并不想让他立即死去……
       
      由于克尔苏加德率众及时赶到,阿尔萨斯总算是逃过一劫。此时,阿尔萨斯所属领地已然落入恐惧魔王手中。魔王们威胁希尔瓦娜斯,要她加入他们的阵营。但女妖王坚定拒绝再次成为任何形式的奴隶。女妖们在希尔瓦娜斯的带领下先后战胜了瓦瑞玛萨斯,德瑟若克和巴纳泽尔三位强大的恐惧魔王。其中德瑟若克被杀,瓦瑞玛萨斯更是见势不妙投降了女妖之王。
       
      如今,被遗忘者在希尔瓦娜斯的带领下正控制着饱受瘟疫腐蚀的提瑞斯法林地,并在以前洛丹伦首都遗址之下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市幽暗城。与此同时,新巫妖王正在残存的诺森德大陆上重建他的城堡,克尔苏加德则固守着东西瘟疫之地……

 


 


[2007/11/17 15:26] | 未分类
引用:(0) |

上层精灵的挽歌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和被遗忘者的传说

    收复风行者之塔时,无意之间捡到项链一条,很普通的项链,上面刻着:给希尔瓦娜斯,永远爱你的姐姐,奥蕾莉亚。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这不是幽暗城的女妖之王么。曾经面对过这个脾气有些暴躁的女王,我倒是一直对她很感兴趣。把项链交给她后,她果然狠狠地把它扔在地上,还对我大喊大叫。
    可是,就在我觉得她把我的好心不当回事,打算转身离开时,希尔瓦娜斯女王居然唱起了久远的辛多雷的歌。一时之间,昏暗的幽暗城里,浮现出几个高等精灵的灵魂,皇家大厅里飞舞着道道哀怨的白光,竟如同圣光般美丽。伴随着希尔瓦娜斯的歌声,她们共同哀悼曾经征战沙场的战士们。

    女王身旁的血骑士给了我一个小歌本,上面记载了这首歌的歌词:

            Anar'alah, anar'alah belore. 以日光之名!

             Sin'dorei. 血之子民

            Shindu fallah na. 他们快要突破防线了

             Sin'dorei. 血之子民

            Anar'alah. …光之名,他们快…

             Shindu sin'dorei. 血之子民

            Shindu fallah na. 他们快要突破防线了

             Sin'dorei. 血之子民

            Anar'alah belore. 以日光之名!

             Shindu sin'dorei. 血之子民

            Shindu fallah na. 他们快…

             Sin'dorei. 血之子民 

            Anar'alah belore. 他们快要突破防线了 

             Belore. 以日光之名!


    唱过这首有些哀怨的歌后,希尔瓦娜斯自言自语地重复了一句,Belore,随后跪下拾起了刚刚被她扔在地上的项链……

    这,这!原来希尔瓦娜斯并没有忘记往日的亲情!原来希尔瓦娜斯即使成了女妖,也没有失掉自我!她只是用对天灾仇敌的恨,掩饰了自己内心难以割舍却有不可能再次拥有的爱!这个长相并不强壮的女精灵,在她那灰暗的服饰之下隐藏着多少痛苦和忧伤。从天灾军团入侵时,战斗在第一线的游侠将军,到丧失自我的丑陋女妖,再到取回意识却早已和自己仅有的姐妹天各一方。难怪每次我见到她时,她总是脾气暴躁而语言尖锐;可是对待血精灵却意外地友善,这些身体娇小的血精灵都是她自己的兄弟姐妹啊,也许原本希尔瓦娜斯就是友善的吧,心中充满了对她再也无法挽回的家的爱吧。渐渐地,我觉得我终于可以理解这个可怜的女王的内心,更是非常非常钦佩这个女妖之王敢于面对自己的命运的勇气!
    至此,我也理解到,被遗忘者的意志的真谛。如果说牛头人是肉体是十分强健的话,他们的精神却是返朴归真,很热爱和平与自然的;如果说被遗忘者肉体残缺不全,不堪一击的话,他们的精神就是最坚韧不屈的。至此,我也终于理解到,被遗忘者们为什么都如此尖酸刻薄,为什么都如此暴躁,但却如此拥护他们的女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希尔瓦娜斯获得了自己的肉体之后,终究无法恢复到往日的高等精灵的游侠将军,世事变迁啊。希尔瓦娜斯给了这些原本应该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死者们一个复活的机会,这些被遗忘者当然更是珍惜这个难得的时机,即使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即使与往日的亲人战友刀刃相向,即使随时都会粉身碎骨,他们也要凭借被遗忘者的意志,通通都是,为了希尔瓦娜斯的胜利!
    最后,引用牛头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愿风,指引你的道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既然你名为风行者,就祝愿自由之风早日引你前行,你的去向,又将是何方呢……

 


希尔瓦娜斯
       “我们不再是亡灵天灾的一员了。从现在起,我们是被遗忘者[The Forsaken]。我们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的路,恐惧魔王,消灭掉所有挡路的人。”


      名字: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亡灵)  
      英文:SylvanasWindrunner  
      种族:高等精灵  
      职业:女妖之王  
      称号:黑暗女王[DarkLady]  
      阵营:被遗忘者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高等精灵游侠领袖。
      温雷萨·风行者、希尔瓦娜丝·风行者、奥蕾莉亚·风行者,这三人是同胞姐妹,被世人称为风行者三姊妹。其中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和她的游侠部队在阿尔萨斯大举入侵之际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还是未能阻止亡灵大军层层压境。目空一切的阿尔萨斯率领亡灵军团突破奎尔萨拉斯魔法森林的重重防线,最终一举攻下银月城。在轻松击败了高等精灵薄弱的最后抵抗之后,阿尔萨斯又一次开始了血腥的屠城,他将那些阵亡的女高等精灵统统转化成为了女妖[Banshee],受制于巫妖王的精神奴役。其中游侠领袖希尔瓦娜斯也被阿尔萨斯用诅咒魔剑霜之哀伤残忍杀害——不过她不幸的灵魂并没有因此得到安息,而是被黑暗力量转化成为了女妖之王,同样束缚在巫妖王的精神控制之下。
       
      当阿尔萨斯随燃烧军团出征卡利姆多的时候,女妖王则与克尔苏加德一起留在了洛丹伦。直到巫妖王因受伊利丹咒语攻击而力量逐渐减弱之时,希尔瓦娜斯与那些手下的女妖们才渐渐从耐奥祖的精神桎梏中解脱出来。与此同时,负责监视巫妖王的三位恐惧魔王瓦瑞玛萨斯[Varimathras],巴纳泽尔[Balnazzar]和德瑟若克[Detheroc]正打算借机除掉巫妖王最得意的下属阿尔萨斯,继而征服并统治洛丹伦大陆。
       
      这些恐惧魔王原本是泰坦世界的敌人,曾被萨格拉斯击败并关押起来。后来由于萨格拉斯的背叛而又被释放了出来成为燃烧军团的爪牙,同时直接听命于基尔加丹的差遣。在提克迪奥斯随军出征之际,这三位恐惧魔王则留在了洛丹伦。不过,这些恐惧魔王在听说了阿克蒙德阵亡和燃烧军团主力全军覆灭之后,开始暗地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和女妖王希尔瓦娜斯一样,他们三位也发现巫妖王和阿尔萨斯的力量正在减退——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就在阿尔萨斯准备启程前往诺森德的前一天深夜,希尔瓦娜斯于沼泽地秘密会谋了三位恐惧魔王。她想带领女妖们彻底脱离巫妖王的控制,并决计杀死阿尔萨斯为所有在保卫奎尔萨拉斯和银月城阵亡的高等精灵报仇。恐惧魔王也在寻找机会除掉阿尔萨斯。他们想拉拢女妖王,但希尔瓦娜斯却说要用自己的方式干掉阿尔萨斯。
       
      次日,恐惧魔王派兵伏击了毫无防备的阿尔萨斯。在一些忠勇的亡灵战士的护卫之下,死亡骑士方才逃出魔王们设下的重重埋伏。行至郊外,这时候一群女妖挡住了阿尔萨斯的去路,她们使他相信是女妖王派来保护阿尔萨斯的。鉴于形势紧迫由不得多说,阿尔萨斯沿着昏暗的林荫小道一路跟着女妖们来到一片密林之中。原来希尔瓦娜斯早已设下圈套——女妖们迅速围攻并杀死了阿尔萨斯身边的亡灵战士。正当死亡骑士恼羞成怒之时,一支飞箭射中了他的身体。虽然目前并不清楚这支魔箭将会对阿尔萨斯造成怎样的伤害,但看样子希尔瓦娜斯并不想让他立即死去……
       
      由于克尔苏加德率众及时赶到,阿尔萨斯总算是逃过一劫。此时,阿尔萨斯所属领地已然落入恐惧魔王手中。魔王们威胁希尔瓦娜斯,要她加入他们的阵营。但女妖王坚定拒绝再次成为任何形式的奴隶。女妖们在希尔瓦娜斯的带领下先后战胜了瓦瑞玛萨斯,德瑟若克和巴纳泽尔三位强大的恐惧魔王。其中德瑟若克被杀,瓦瑞玛萨斯更是见势不妙投降了女妖之王。
       
      如今,被遗忘者在希尔瓦娜斯的带领下正控制着饱受瘟疫腐蚀的提瑞斯法林地,并在以前洛丹伦首都遗址之下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市幽暗城。与此同时,新巫妖王正在残存的诺森德大陆上重建他的城堡,克尔苏加德则固守着东西瘟疫之地……

 


 


[2007/11/17 15:26] | 未分类
引用:(0) |